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嫁给前任他哥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春红想还嘴,可对方毕竟是主子,她一时语拙,并不知怎么回,直到一抬眼,看见宋胭,整张脸便露出委屈模样来,可怜兮兮看着她。

魏曦见了这目光,回过头来,一旁的江姨娘也回过头来。

江姨娘一副着急模样朝魏曦道:“曦姐儿,可不能这样说,春红姑娘可是你母亲身旁的人,你怎能如何不敬!”

魏曦梗着脖子,一动不动盯着宋胭,似乎在表达“我并不怕你”。

到宋胭走过来,江姨娘连忙道:“见过奶奶,一早我带曦姐儿来向奶奶请安,却听闻奶奶去探望二太太了。”

魏曦脸上不情愿,却也开口道:“见过母亲。”

宋胭看向春红:“怎么了?你与曦姐儿在吵什么?”

春红乖乖道:“奴婢不敢,奴婢见院里的花开得好,想折几枝去奶奶房中放着,正好姨娘带姑娘过来,姑娘便指责奴婢不该折花,奴婢一时情急,辩解了几句。”

江姨娘道:“也是曦姐儿年纪小,控制不住脾气,只是这孩子幼年丧母,这棵碧桃正好是她母亲种的,她母亲最爱碧桃,留下的东西也就这么些,曦姐儿以前住这院子都爱惜得不得了,如今见人折她,才悲从中来,也是一片孝心。”

宋胭多看了江姨娘一眼,又看看魏曦:“这棵碧桃树秀气,原来是大奶奶生前种的,如今花儿开得这么好,引人来摘,想必大奶奶泉下有知心中也宽慰,没白费了当初一片苦心。”

说完朝魏曦道:“曦姐儿,你怀念母亲是对的,只是小姑娘家,却开口就是掌丫鬟嘴,让人听到不好,将来议起亲,别人不知道的怕要说你脾气不好。”

魏曦自是不服,半天才硬气道:“你管我议亲不议亲,反正这花就是不能折,你让人折就是不敬重我娘亲!”

续弦当然要敬重元配夫人,魏曦却这样扣帽子,但宋胭不想和她争论,只是往屋内走去,扔出话道:“既请过安,就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这里还有事,不留你们了。”

她不理睬,魏曦也不能强行和她理论能不能折花的事,再瞪一眼春红,转身就走了,也用这种不理不睬的高姿态来回应宋胭。

倒是江姨娘却进屋来,在屋中站定道:“曦姐儿年纪小,奶奶别与她一般见识。”

宋胭坐在堂下不说话,江姨娘又问:“听说奶奶有意给曦姐儿说亲?”

宋胭抬起头来,仔细想想,自己没和别人说这事,秋月和春红也都是嘴严的人,不会去外面说,江姨娘却知道了,多半是从大太太那边听来的。

她消息倒是灵通。

宋胭没承认也没否认,只问:“怎么?”

江姨娘回道:“我是偶然听说,心里不安,就同奶奶提一提……曦姐儿如今才十二,奶奶又是刚进门,知道的说奶奶是关心曦姐儿,拿曦姐儿当亲生的对待,唯恐耽误了她婚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奶奶是容不下曦姐儿,要把曦姐儿早早打发出门才好。”

宋胭只觉得一阵怄火。

江姨娘这话,分明就在说她是容不下魏曦,要早点将她嫁出去!

天地良心,魏曦屡次冒犯她,她的确不那么喜欢魏曦,但还不至于急着将她嫁出去,黄家的事单纯就是碰上了,她觉得人家家世好、人品好、前程好,是不可多得的好郎君,人家又主动求上门来,她不想和十二岁的小女孩计较,仍然想她找个好夫婿,所以才带个话,没想到大太太那边态度冷淡,姨娘这边还这样说。

她一咬牙,回道:“没有的事,我年轻,又才进门,哪里会议亲,曦姐儿的事自然是她父亲和她祖母操心,姨娘多心了。”

江姨娘笑道:“那多半是我听错了,奶奶不要往心里去,同在大爷后院中,我也是为奶奶好才多嘴提醒两句。”

宋胭没说话,江姨娘自是看出她不高兴,福身退下来。

她一走,春红便小声嘀咕:“好心当作驴肝肺,我倒要看看她以后找个什么好姑爷!”说着又去了院中:“我偏偏要去折几只花来!”

几枝花而已,宋胭不想多说,随春红去了。只是看向秋月:“这江姨娘,她知道我要说的是谁么?就这样拒绝,我可从没说要马上将曦姐儿嫁出去。”

时下男女订亲,多在十三十四岁时,出嫁年龄从十五到十八、十九,都有可能,只大多不会超过二十;至于男子的年龄那就更放松一些,不说那些没钱娶妻的或是早早成婚的,就普通富贵人家,从十六七到二十多都有可能,黄家八郎如今十九,订下婚事,等三年也不过二十二,一般人家都愿意,她不知江姨娘怎么就如此抗拒。

秋月回道:“大约是国公府的女儿不愁嫁,黄家门第确实比不上国公府,奶奶以后就不操这些闲心了,吃亏不讨好。”

宋胭当然知道黄家门第稍低,她只是听见那黄八郎的人品,才不忍错过,到现在算是彻底死心了。

当即她便叫来自己身旁的陪嫁妈妈,让她跑一趟三姨妈家,告诉她国公府觉得曦姐儿年龄小,想多等几年再议婚,白费姨妈一片好意。

怕姨妈心里不高兴,又顺带将自己身边留着的几尺好绸料一同带过去给姨妈。

回绝了姨妈,大太太那里也没再提起这事,看来是真不在意,宋胭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过几日魏祁过来,却又主动问起黄家的事。

宋胭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事,回道:“前两日与母亲说过了,母亲的意思,似乎觉得黄家门第有些低,加上江姨娘担心曦姐儿年龄太小,不好过早议亲,所以这事便没提了。”

“是吗?”魏祁默然片刻:“婚事也不能只看门第,我倒觉得黄家不错,重要是那孩子的人品学问。若你能见到对方长辈,也能先行了解。”

宋胭回道:“我已经同姨妈说了,曦姐儿年龄小,缓两年再说。”

“如此……也罢,她的确年龄还小。”魏祁虽觉得黄家不错,却也是一副可有可无的态度。

宋胭庆幸自己早早回绝了,要不然他这里愿意了解,又不当回事,婆婆那里看不上,江姨娘还不愿意,让她夹在中间怎样都是错。

几日后,天渐转暖,艳阳高照,二太太在绣春堂设宴,请府上人一道去聚一聚。

之前二太太生病,府上各人都去探望,这些日子二太太好了,于是宴请众人以示回礼。

二老爷喜欢侍弄花草,尤爱牡丹,闲暇之际便爱在自己的小院中倒腾花木,牡丹则有满满一大园子,各类品种,据他自己说,这一园子牡丹多少值个几万两银子。

宋胭也去,宅院中待得无聊,能去看看牡丹也好。

四月的天,连续晴好,牡丹大部分都开了。不知是春日吸引人,是牡丹吸引人,连国公爷也来了,杵着根楠木龙头拐杖,在园子里乐呵呵赏着牡丹,二老爷在一旁给老父亲眉飞色舞地介绍自己的心血,犹如介绍宝贝儿子。

宋胭一到,二太太便笑着前来迎接,和她道:“大嫂总也不愿动,让她过来硬是不过来,好在你还愿意来。”

宋胭回道:“母亲身体到底不如二婶年轻体健,前几天还说腰疼,自是不愿过来扫了二婶的兴。”

二太太牵着她到园中,吩咐大儿媳招待宋胭去坐坐,喝杯茶,看看牡丹。

二太太的大儿媳叫朱曼曼,进门不到两年,年龄与宋胭差不多,今日依然打扮得美艳,一头最时兴的桃心髻,配着朵娇美的丝绢宫花,又用真蝴蝶网在绢花内,配以灵动的金步摇,身上已是夏衣,轻薄鲜亮银红色裙子,十分抢眼。

朱曼曼爱美也爱穿戴,宋胭将她这一身夸赞一番,朱曼曼便笑得开心,连忙拉她去园中看牡丹,又悄悄告诉她,“父亲说了,待会儿让你们各自挑一盆牡丹回去,大嫂赶紧看看,待会儿挑盆喜欢的。”

宋胭笑:“真的?二叔能舍得,这可都是他的心肝宝贝。”

朱曼曼道:“母亲说了,这牡丹仙子才是他老婆,巴不得他把这些玩意儿都送出去才清静呢!”

朱曼曼学着婆婆的样子说话,宋胭忍不住笑。

就在这时候,门口处有了动静,宋胭一看,却是福宁郡主到了,与她一同来的还有五郎魏修。

他们大婚那一日,新婚夜她在西院听到了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之后便是魏修在夜里拦她,以后她刻意避着,倒是没见着他们,但后面听人讲,回门那一日两人一同去长公主府,回来却是魏修自己一人冷着脸先行回来,也不知是为什么,西院没说,她也没让身边人去打听。

进来园中,二太太自是亲自招呼郡主,郡主将目光往宋胭这边瞟了一眼,随后又若无其事移开,魏修倒是没往这边看。

到郡主往这边来,与两位嫂嫂碰面,才开口道:“大嫂,三嫂。”

两人道:“郡主。”

宋胭与福宁郡主注定不会太亲热,而朱曼曼显然也不擅长去巴结高高在上的郡主,也只应了一声。

福宁郡主往前去了,魏修低声道:“大嫂,三嫂。”

说完只淡淡往这边看了眼就随郡主离去。

宋胭当作只是平常人,又转过头来看牡丹。

过一会儿,大家玩累了,二太太便招呼大家坐下,先在抱厦内坐下喝喝茶,用些糕点。

二老爷道:“今年年景好,家中又连办两桩喜事,这很快又要有第三桩喜事——说不定还有第四桩——”

第三桩自然说的是福宁郡主腹中的胎儿,第四桩还能是什么,就是宋胭怀孕了,宋胭低下头去。

“我看着大家高兴,你们看这园中的牡丹,可有看中的,我送一盆你们带回去养着,保准能开花到五月中旬。”二老爷道,说完看向国公爷:“老太爷,我猜您就看上了那姚黄,要不然就把那姚黄送一盆给您如何?”

国公爷道:“你倒是火眼金睛,我还真觉得那姚黄不愧是花王,俏丽得很。”

“那待会儿我就给您搬去万盛园,只一条,要是花养得不好了,您赶紧和我说,我去看看,别让它死了。”二老爷嘱托道。

国公爷吹了吹胡子,轻哼道:“我屋里也有几盆兰花,都是我自己打理的,不比你这牡丹糙。”

两人笑着,福宁郡主道:“那我要那盆紫色的,黑紫黑紫那个,二叔就给那盆我吧。”

二老爷回头看看园中那盆花硕大又墨紫的牡丹,一时没能开口。

宋胭也见过那盆,人言紫夺朱正,红色艳丽,与紫色在一起,却失了几分色彩,而这墨紫色又比正紫更显厚重,硕大的一盆,在牡丹花丛里格外出挑。据说这也是牡丹中的珍品,号称青龙卧墨池。

魏修道:“那是二叔去年想了许多法子,又出钱又托人情才弄来的一株,你没看见现在也就这么一株,你竟要拿回去。”

郡主不高兴道:“魏修,你是成心和我作对是不是?”

“我没和你作对,我是说这花是二叔的心头宝,你别太霸道。”

“我怎么霸道了,我只是问一问,别的花我不爱看,拿回去又有什么用!”

“你……”

两人就这么争起来,二太太连忙道:“就为一株花,五郎你也是的,小媳妇们哪个不爱花,郡主好不容易看中一株,你还不让人拿,你二叔是那么小气的人吗?管它红的紫的,看上哪盆拿就是了,郡主你别管他,回头二婶便让人给你送过去。”

二老爷却在一旁小声道:“要不,我把另一株花苗给郡主?虽没这个大,但有花苞,月底一准能开花。”

二太太拿眼瞪二老爷,国公爷沉静着开口道:“芝儿那亲事,定下了吗?”

二太太知道这是老太爷在圆场,连忙道:“定下了定下了,好在有老太爷把关,我前几日见了那孩子,仪态端庄,斯文有礼,真不错,他母亲在海宁,婶娘却在这边,说端午还要来拜会呢!”

听到海宁,宋胭不禁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二太太的目光,二太太很快将目光挪开,随即又笑,同桌上人道:“到时候再邀大家喝顿酒,见见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4-03-24 21:48:52~2024-03-26 12:12: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猪腩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都给我哭 10瓶;枝枝、一棵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