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鼠鼠只想上综艺搞钱 > 第4章 鼠鼠我呀硬拔猫毛

第4章 鼠鼠我呀硬拔猫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是谁?

我是你最爱的鼠鼠啊。付望雨眯起眼睛挤出泪花,这荒山老林再不磕头装可怜等下被丢进草丛里,爬出一米都够呛。

庆幸自己不会说话,都不需要辩解。

没问出个所以然,周且川一声令下还在撒欢的动物立马停止动作准备打道回府。

付望雨见状温顺地爬上周且川背脊,埋进毛发里,鼻涕口水胡乱一擦,等待回程。

小花冲过来叼起付望雨右脚就要开溜,美名其曰:“川川这个胖子太重了我帮你分担一点。”

什么胖子,她只是有点圆润。付望雨揪着周且川耳朵,拼命甩腿不肯跟小花走。

两方僵持不下,由耳根子疼的斯哈一声的周且川出面协调:“小花去开路。”

右脚重获自由,付望雨觉得自己的身高一下子被拔高了不少,她扭着屁股躲在周且川耳朵后面。

小花瞳孔变细,眼神尖锐不甘心地叫着。

其他动物不明所以地靠过来,一只二哈警觉地左顾右盼:“小花你搞什么?一直叫。”

“要你管!”小花正在气头上,一头撞在二哈的肚子上,“走开。”

作为局外人的二哈一脸无辜,咧嘴抽泣:“川川,小花它在运动会期间攻击其他动物,我要投诉!”

小花一拳揍在二哈的嘴边,“不准狗叫。”

二哈泪眼婆娑地缩着头,不敢开腔。

付望雨趴在周且川身上憋笑,毛茸茸的耳朵挡住视线,她轻轻扒开漏出一只眼睛。

脑子冒出一句:我~得~发~左眼,用来忘记你,付望雨拉着耳朵遮住另一只眼,右眼,用来记住你。她来回折腾,左摇右晃,我记住了你,又忘记了你。

小花被她的举动激地暴跳如雷,头也不回的穿进森林。

付望雨雀跃地吐着舌头,略略略,她才是这个团队里唯一的King。

“别总是惹它。”周且川顺着小花走的路线跟在队伍最后面。

谁惹谁?同一个物种就歧视其他物种是吧?付望雨拔掉周且川三根猫毛,猫鼠平等不知道吗?

毛多没感到疼痛的周且川继续苦口婆心:“刚才的二哈叫哈总,和小花是青梅竹马,不过小花是流浪猫,哈总是今天帮忙按电梯的女生养的宠物。”

流浪猫和家狗混在一起,流浪猫居然是志气昂扬的那位,看来它们的关系很好。

付望雨用下巴磕在周且川头顶,连磕三下,继续爆料,就算是跨越物种的爱恋她都不吃惊。

她都变成仓鼠了还讲什么科学伦理。

搞艺术的就喜欢设置悬念留钩子,耳朵都竖起来准备仔细听,周且川哑巴了。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付望雨恨铁不成钢的扯下三根毛。

下山的路基本全是下坡,滑滑梯一样溜到半山腰。

寂静的森林,冷风肆虐,三列方队整齐站好,第一列为首的是小花,第二列为首的是哈总,第三列是一只黄色的细狗。

周且川蹲在一颗大石头顶部,喵了一声。

三列方队踩着风火轮似的往山下狂奔,狗叫猫叫浅行渐远。

这是干什么?付望雨坐在周且川旁边伸出中指,指着它们离去的地方,歪了歪头以表疑惑。

聪明伶俐的周且川秒懂她的意思,“赛跑,第一个到达终点的奖励一包狗粮或者猫粮还有其他零食。”

一听有吃的,付望雨也来劲了,蹬起后腿跃跃欲试。

周且川一巴掌把她按在石头上,“你不行。”

女人不能说不行!付望雨翻身重新坐好,一包猫粮不至于让她亲自下山。

月光拉长两人身影,平添一抹和谐。

没想到居然会和周且川和平共处这么长时间,要是放在高中,不得鸡飞狗跳,那场面付望雨简直不敢想。

要是早一点知道周且川是一只猫是不是就不会冷战也不会分道扬镳了?

话说,该不会她早就摸过亲过这只布偶猫了吧?

付望雨全神贯注的看着周且川,雪白的毛发沾上少许的黄色泥土,莫名帅的离谱。

混在这个环境下像一只特种部队指点江山的帅气小猫,换上一身帅气迷彩服,迷倒一大片女明猫。

可惜表里不一,这猫是个男生,还是个凶过她的男同桌。

“上来。”周且川打断她的吐槽,“回家了。”

好勒哥,付望雨果断停止诋毁,麻溜地爬上他的脑袋,回家喽。

路痴付望雨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她知道周且川走的应该是近道,约莫半个小时两人就坐在公园长椅上等候第一名。

比赛不打赌还能叫比赛吗?

付望雨跳下长椅,掉到油柏路上震的脚疼,翘起脚丫子揉了揉,跑到草坪里捡起一片黄色的叶子。

她举起叶子顶在头顶,回到座位下愣住。

怎么这么高?周且川一跃跳到付望雨面前,咬住她的脑袋往后一丢,稳稳当当的丢在自己的头顶。

付望雨尖叫并赐名:周且川现任杂技大师。

“不要乱跑,哈总说最近频繁有流浪动物失踪。”周且川的尾巴不耐烦地晃动着,“最近可能要减少训练。”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流浪动物失踪这种事?

付望雨愤恨地咬咬牙,变态给爷死。

“你拿叶子干什么?”

苦命的叶子没抓稳,早就安安分分的躺在草坪上了。

付望雨指着大山,晃动前爪做出跑步的动作,随后指了指夜幕又指向黄色的叶片。

“打赌?”

不愧是学霸,付望雨猛点头,先选择有优势她指天空,选哈总不为别的就因为它被小花欺负还能成朋友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哈士奇主职是拆家。”周且川打了个哈气,“你真的要选它吗?”

付望雨抱着头捂住耳朵,不停不停王八念经。

“那我选小黄。”

付望雨伸出爪子放在周且川猫爪上,暗示他击掌。

好在周且川作为脑力担当,瞬间就能理解她的奇奇怪怪。

两人一拍即合,击了一个响亮亮的掌。

下次出门要带手机,记录美好生活,付望雨露出大门牙笑开了花。

公园被灯照亮与漆黑的山脚相连,中间隔出一条分界线。

明天这条分界线就会移至山顶,或者消失不见。

紧等慢等,脖子都有点酸了还没一个运动员来,付望雨担心不会是周且川这个教练不盯着它们,它们开始自相残杀了吧?

黑乎乎的山里传来一声狗吠。

是谁!是谁?是哪位选手勇夺第一?

付望雨蹦起身一个劈叉从周且川脑门摔到地里来了个狗啃泥。

声音越来越近,她头埋在杂草里,如此精彩的画面不能缺席!不能不看!

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提着她的后颈,瞬间重获光明。

目前细狗小黄和哈总一前一后向付望雨奔来,哈总舌头耷拉着身子斜成四十五度角,小黄则一脸正气速度极快。

付望雨心里呐喊:哈总,哈总我是你的粉丝,你这次跑第一我变成人形了给你买烤肠!

什么时候能变回人形她根本不知道,先把饼画好,成功之后再说。

付望雨一蹦一跳注视着比赛现场,一不小心踩空卡在椅子空隙里,还好肚子大不然又啃泥。

等她爬上座位,比赛早已结束。

小黄宣告胜利。

她不服,为什么小黄赢的比赛后一点也不高兴,哈总没赢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结局早就注定,周且川表情没什么变化。

哈总摇摇晃晃就地一趴伸长脖子吐着舌头直喘气。小黄没跑过瘾,一转身又上了山。

付望雨翘起二郎腿,思考人生,什么都比不过,打赌都能输。

除去最厉害的两只小狗,其他的水平都差不多,大概十分钟所有动物都来齐了。

排列的很整齐,都不用周且川指挥,“今天就到这里吧。”

动物们没有散场,直勾勾的望着那座山。

山就在那里,只是不在属于它们。

“最近有很多流浪动物失踪,大家发现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告诉我,注意安全不要偷偷出去觅食。”周且川收回目光,点名道姓,“尤其是哈总。”

被点名的哈总竖起耳朵,眼神迷离装傻充愣。

一大群动物三三两两组团消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周且川驮着付望雨往山脚走去,越过光明走进黑漆漆的空间。

他一语不发眸光幽深,驻足一分钟后头也不回的往家奔跑。

这是付望雨第一次作为仓鼠来到这里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最开始她想不通人类开发这里与动物巡山有什么冲突。

现在她明白流浪动物都有人虐杀,那会说话的动物会不会被人抓去开肠破肚供研究?

不可细想。

周且川穿过小巷绕过斑马线,跳上窗户喝下一口啤酒,恢复人形。

眼前人什么都没穿,入眼便是白花花的肉,给付望雨直面一击,她立马扑在瓷板砖上,周且川不讲男德。

她摸着滚烫臊红的脸,话说今天几号,她是不是该交稿了?

再不交稿怕是要被挂在微博上鞭尸,想想都可怕。

周且川喝酒能变换人形她是不是也是需要吃点什么才能变回原来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公主殿下请看文

公主殿下请收藏

公主们看文啦

少爷请看文

(终于码完了,错别字那些有时间的时候慢慢捉谢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