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鼠鼠只想上综艺搞钱 > 第1章 鼠鼠我呀爱睡毛巾

第1章 鼠鼠我呀爱睡毛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推荐一下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CP#

「八竿子打不着?这事我熟,蒸煮不熟我早已磕生磕死。」

「举手!我推荐与共和望语,一个只画be的漫画家和一个爱看甜文搞3D建模的,两人粉丝见面就掐,蒸煮只管点赞微博,就是很好磕,谁懂啊!」

「同道中人,我很早就觉得这两个人很好品,可以凑一对,标准的小说剧情开头。」

「纯路人:什么故事?」

「通通闪开磕学家驾到,当时与共已经是曰漫画软件霸榜多年的头部漫画家,每部漫画销量都特别好,据说是个帅哥女粉很多,而望语还是个初入茅庐大学未毕业第一次接单的3D建模师。」

「我来,我来,让我说。」

「好巧不巧,望语第一次接单接到一个未授权的单子,被侵权的画师就是与共。」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望语为自己没有认真审核稿件并向与共和曰漫画官方道歉。」

「?这有啥好磕的?你们好奇怪?」

「重点还没上,慌什么?」

「与共粉丝不买账冲烂望语微博评论,曰漫画官方发博阴阳她,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很少发博的与共大大关注了望语,并在她发的微博下评论:没事下次注意。」

「这不很正常?居然还有超话?什么都磕只会害了你们。」

「超话:#共语#」

「慢慢看吧,望语发了那么多微博谁每条都评论?还抢第一?几个月不发微博一上微博就点赞评论不是特别关心我不相信。」

「点赞工作日常我都能懂,点赞日常生活就很好品。」

「臣附议。」附上一张同人图,望语站在光里与共身处黑暗中,两人相隔不远又无法靠近,黑白中唯有红线相连。

「黑与白,明明是死对头却无法割舍,依靠红线拉扯逃出漩涡,救赎与被救赎,这不是爱这是什么?」

「明媚阳光少女vs缺爱高冷男,这不是爱是什么?」

「与共依旧霸榜多年,望语在3D建模圈混的风生水起,这不是势均力敌顶峰相见这是什么!」

这是狗屎,付望雨看着微博小红点嗖嗖往上涨,基本上都是磕到了尊重祝福的消息就来气。

付望雨勉强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大度,大度。

气没喘匀眼尖的她发现自己的粉丝和与共的粉丝吵的热火朝天,评论达三千多楼,起因是与共粉丝说她吸血和炒热度。

明明已经远离与共为什么她永远处于舆论漩涡。

“吸你大爷,你怎么不说与共吸我的血?”付望雨骂骂咧咧的切换账号,“谁稀罕这热度。”

望语:不尊重不祝福。

六个字收获更多的嘲笑和谩骂,付望雨选择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卸载微博。

打开音乐播放器播放静心咒,她摸着心脏告诫自己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必须谨言慎行。

奈何现实就喜欢当头一棒,手机弹窗探出一条信息。

内容不堪入目,带爹带妈的。

“又来?我的信息是透明化了吗?微博上不能骂转信息骂?”付望雨准备拉黑,像是有预感一般对面播来电话。

挂断,再次打来,根本不给付望雨拉黑的时间,一怒之下,她按下接听键。

点击录音,手机离得老远:“不要给我打骚扰电话,再打与共封笔。”

手机息屏,电话遭挂断,付望雨重新播放静心咒,她双手合十微闭双眼,心里默默念叨,封笔不至于,干脆断更吧。

白炽灯的光亮刺眼无比,付望雨伸出手挡住光源。

怎么睡这么早,她图还没画完,不拖稿少女绝不能食言。

朦胧中视线停留在手上,隐约有什么不对劲。

指尖微粉,手背覆盖一层白毛指尖冒出不加修饰的指甲。

付望雨默数着手指,一股凉意由眼窜入胸腔:“完蛋,我怎么睡一觉把大拇指睡丢了?这个梦我要写一千字差评,周公你必须给我换一个梦。”

伸手挡住眼睛,毛发刺着眼皮有点不舒服。

买脱毛仪还是去一趟美容院?这毛硬邦邦怕是不好脱。

?!

付望雨惊醒,她怎么可能长毛!瞪大眼睛重新抬起手,那已经不是人类的手,准确来说是一只爪子。

她低头一看白灰色的毛发裹着胖乎乎的身子,下面还藏着两条腿,这是属于仓鼠的脚丫。

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吗?今天这梦足够梦幻。

付望雨胡乱的用爪子搓脸,醒醒起来赶工期,360°背面还没捏完呢!

摸到坚硬的胡须她僵住身子,应该是冲击力不够强醒不过来,仰身往后一倾,噗的一声从床头柜坠落。

虽然脑震荡都要跌出,但她清醒的明白,她变成一只仓鼠。

一只有点肥胖的仓鼠。

苍天有眼,她付望雨从小到大救助动物无数,怎么落到这种地步。

说好的动物会报恩呢?这真的不是诅咒吗?

环顾四周,她摆烂躺在地上思考人生。

房间以黑白灰为主色调收拾特别干净整洁,里面格局很大摆放的东西少的可怜,只有一张两米的大床和配套的床头柜。

付望雨在地上摩擦没适应这具身体,不知道如何行走。

站立是不可能的,细胳膊细腿的撑不起肉乎乎的身子。

四条腿并用不在她的学习范围之内,脑袋一空原地扑腾半天。

做人都能学会走路,做鼠怎么就不能走了,人只有两只腿,动物还有四条腿呢!

她一鼓作气翻身,四条腿蹬的飞快。

不是付望雨足够聪明是这原鼠本有的能力足够灵活矫健。

来来回回围着房间跑了几圈,适应好新腿,开始腹诽房子主人。

这么大房子肯定很有钱居然不给宠物买笼子,等鼠鼠睡毛巾。

天理难容,关键还不是新毛巾。

该不会是这人虐待动物,鼠鼠许愿让她来曝光这畜生的吧。

越想越深入,坏人铐上手铐的画面都在头脑中幻想一遍。

打住。

付望雨及时收回发散的思维,要先知道这里是哪里才是最重要的。

卧室门紧闭,门缝又太小,她挤半天挤不进去,头和身体贴在地上蠕动。

只有一个办法。

付望雨立起身子起跳,心里吼着:天外飞鼠。

在她不懈的努力下,离地面高度大概五厘米。

门把手远在天边,要是人身这把手都不到她腰际,人比人,不对人比鼠气死鼠。

客厅注定与她无缘,她转变目标。

浴室门没关,付望雨一进入浴室就开启劈叉模式,这狗贼刚洗完澡瓷砖上留下未干的水渍。

旋转跳跃,失败,飞扑攀爬,失败。

付望雨深吸一口气,想跳上马桶爬上洗漱台照个镜子这么困难?

爷长得太帅?碍着你了?她一脚踢在马桶和地面相连处。

庞然大物被一击没有任何问题。

付望雨气愤的发出细小的吱吱声,卧室门突然被打开。

心脏没来由的钝痛是原鼠潜意识的害怕,她抑制不住的想逃离。

“面包虫给你放柜子上?”

付望雨没看清来人面容,擦过他的脚边极速溜走。

分不清东南西北,随便闯进一个房间。

满墙的漫画书,书桌上摆着电脑,密密麻麻的文字,距离太远付望雨看不清写的什么。

卧室没有手机,现在只有这台电脑可以通讯让付耳语来救她,桌子太高爬不上去,她只好放弃寻找下一个目标。

有一面墙吸引她的目光,那是与本房间格格不入的一面书柜,透明的塑料柜里放着各色各样的手办。

是手办本身的粉丝应该就买同一个人物就行,可这人买的全是由她建模的不同人物。

这个变态居然是她的粉丝?

付望雨吓得变了脸色,回想刚才那人说的是买了面包虫而不是直接拿给她吃。

难倒她变成鼠鼠就是因为这人是个变态粉丝研究玄学,没研究明白造成现在这局面?

就在此时,变态粉丝迈着慢悠悠地步伐走进书房,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付望雨移动屁股往外挪,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直到挪不动,她的视线不敢脱离眼前人,背部的触感坚硬如铁,挡住她的是桌脚。

缓慢侧身,男人提溜起她命运的后颈。

付望雨心里尖叫嘴里只能发出愤怒的气声,空中踩不实的感觉让她很不安。

“老实点。”

男人声音淡淡的,带着口罩声音闷闷的,慵懒又不失威胁之意。

付望雨呆愣几秒收回张扬舞爪的爪子蜷缩着紧贴肚子。

屋里戴口罩十有八九是变态,不过这人眉眼很眼熟。

见她安分下来,男人把她平稳地放在桌子上,轻轻摸着她的头顶。

手掌的温暖,抚摸毛皮爽的付望雨头皮发麻。

她四仰八叉地趴在桌上任由男人顺毛,目测自己与电脑的距离只有几厘米,这么容易就完成刚才蹦半天都没搞定的事情。

物种差距好大。

男人停止动作,注意力集中在操作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个不停。

付望雨盯着男人看了许久,他只顾打字没有其他动作,身体也不在产生不舒服的症状。

原鼠怕的不是这个人,那原鼠到底在怕什么?

不等她细想,屏幕上的文字映入眼帘。

陈遇刘却,这是与共即将完结的漫画的主人公。

付望雨整张脸贴在屏幕上,一目十行,37度的体温怎么能写出这么冰冷的文字。

又be。

她愤恨的用爪子拍着小说结局哪一行,文风成熟,字里行间透露出绝望。

原著都悲伤逆流成河了,同人文还发刀子,还要不要人活?

男人切换桌面移开付望雨,她才发现自己坐在数位板上。

电脑画面一闪,这熟悉的咯噔味,cp对象竟在她身边。

叔能忍婶婶不能忍,眼看与共执笔画下悲剧,小情侣生离死别之际。

付望雨拖着圆滚滚的身体,让你们骂我蹭热度我让你们看不了更新,她双爪费劲地按下插班电源键。

欧耶,鼠鼠我呀成功拯救一桩婚。

死一般的寂静,付望雨维持着按键盘的动作呼吸漏了一口,她先反应过来,快跑。

后脚一登,从桌脚一跃而下。

与共不紧不慢地捏住她后颈的皮肉,阻止她地逃离,两人僵持不下,大眼瞪小眼。

“安分点,运动会期间虽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你现在名义上是我的宠物。”

狗叫什么?与共说的一个字付望雨都不懂只能发出吱吱声抗议。

运动会她一个小的可怜的仓鼠能去吗?一脚下去马上嗝屁,何况是那么那么多脚,踩扁她都有可能。

“说话。”与共指腹戳着付望雨肚皮。

有病,她是一只弱小无助的仓鼠,怎么开口,如何说话,而且她的喉咙有点不舒服每次发出声音都像被针扎过一样。

物种有别,圈子不同别硬碰。

付望雨一脸戒备,微张嘴思考要不咬他一口。

与共用大拇指轻轻摩擦付望雨额头,打着圈:“卧室有面包虫,明天开始训练。”

两句话牛头不对马嘴,付望雨感到一阵晕眩她才不要吃面包虫,她要绝食。

灰白的毛揉成爆炸头,他才舍得放开付望雨。

重新开机画稿,与共查看存稿都同步成功没有丢失,只是今天应该会断更,结局怎么画都不太满意。

窗外,车鸣声长起,屋内,与共挑灯夜战。

付望雨良心隐隐作痛有点后悔不该按下插班开关键,删除画师存稿遭天打雷劈。

野猫野狗都睡醒两觉,她还在舍命陪君子。

与共盯着头靠在键盘上睡眼惺忪的仓鼠:“去卧室睡。”

说到这个付望雨就来气,一条毛巾就是床?

都这么有钱的漫画家了买点仓鼠用的东西怎么了?

虐待动物该当何罪付望雨义愤填膺的跳到键盘上,按着空格键。

咚咚咚。

什么东西这么晚才来拜访。

与共提起付望雨拉开口袋把她丢进去,衬衫冰凉,后背紧贴心脏却滚烫无比。

门一开外面的东西一拥而入,付望雨全身血液凝固,牙齿咯咯上下碰撞。

她举起爪子垂放在胸口,背脊贴着与共,瞪大双眼,腿和他的心脏同频率抖动。

鼠鼠我呀,要驾鹤归西啦。

作者有话要说: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