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我靠动物系统给秦始皇当神兽 > 第7章 扶苏此人

第7章 扶苏此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着这样装作无辜一脸天真的郎钰,扶苏实在是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是一口气叹了又叹,目光温柔似三月的春风拂面。

“顽皮。”他的嘴角上扬,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江南水乡,实在不像是咸阳养出来的公子。

其实郎钰因为从前学到的一些历史,一直对扶苏有些刻板的印象,认为他尊崇儒家思想,总是跟嬴政顶嘴,永远认识不到嬴政对他的好;认为他死板守礼,总是不知道变通;认为他永远会是那个光风霁月的长公子扶苏。

后来真正来到秦朝,亲眼目睹公子扶苏后郎钰才恍然发觉,其实不过是一叶障目罢了,她之前的那些看法,不过是立在后世的种种思想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对这些历史人物做出的一种评价。

现在想想实在是让人觉得羞愧,接受过更好的教育,享受过更好的生活,就理所当然的随便对他人定下看法,实在是太过想当然了。

看着本来还强装镇定的郎钰突然就一下子把自己埋到两只爪子中间,扶苏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怎么了。

然后伸手戳了戳小兽纯黑色没有一根杂毛毛绒绒的耳朵。

郎钰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过表浅了,自觉非常对不起扶苏,也就没管他,想摸就摸吧,就当是赔罪了。

这一默认反倒让扶苏彻底放开手,一开始看郎钰不抵触自己这样,就逐渐放肆起来。

先是轻轻揉搓耳尖,然后把耳朵往里一折,再松手看它弹回来。

虽然扶苏现在不知道有一个词叫“解压”但他现在确实是从这简单的动作中得了不少乐趣。

郎钰本身想着,我之前好对不起他啊,我有罪。逐渐变成了,不是,你这没完了吧?我劝你不要太过分,急了我可是会咬人的!然后冲扶苏呲了呲牙,展示自己的利齿。

然而在扶苏看来,黑色的小獬豸只是晃了晃脑袋,然后瞪大了那双太阳般明亮的眼睛,张嘴冲他亮了亮那一嘴看起来吃东西都费劲的乳牙,不禁让人觉得它更可爱,然后左右开弓,两只手都放到她脑袋上。

郎钰:……?

郎钰:我刚刚是在威胁你!你看不懂吗!

扶苏:不懂不懂,可爱想rua。

最后实在是惹恼了郎钰,对着那双骨肉均匀,漂亮的可以当手模的手上去就是一口,当然她也没太敢用力,万一自己有狂犬病传染了就不好了,毕竟她现在不是人了。

扶苏只感觉手上传来一阵钝痛,还有点痒,再和郎钰对上眼,就知道人家摸够了,要发脾气了。

等张嘴把手放出来,郎钰以为就到这了,今天她kpi满了可以摆烂了,突然就感觉腋下多了一双手,然后,她就被提起来了……提起来了!

郎钰瞳孔震惊:是谁敢提本神兽!是扶苏啊,那没事了。

扶苏把郎钰抱到旁边的桌子上,不去看她满眼震惊的表情,自己也理了理衣袍在旁边施施然的坐下。

郎钰一触及到桌子就迅速把自己缩成一团,隐私隐私,人和人……不,人和兽,都是需要距离的。

郎钰还没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就听见那边的扶苏轻轻开口:“你说我是不是总是在辜负父亲的期望。”声音好似山顶缭绕的雾气,仿佛被太阳一晒就要消失了,连同整个人都有种虚幻感。

明明是疑问,却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让郎钰不知道该怎么办。

扶苏面色黯然,语气低落:“我总是不认同父亲的看法,认为他的政策太过残暴,不能让六国百姓归附于秦,认为他对六国贵族太过苛刻,不能让他们臣服,但是今天我才知道,只有父亲才是最适合大秦的,没有了父亲大秦会在短短几年内分崩离析,我的看法简直错的离谱。”

郎钰不知道该怎么去帮扶苏,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只能自己挺过去,她只好从桌子上跳到扶苏怀里,两只爪子搭在他的肩膀上,抬起头来用毛茸茸的脑袋去蹭扶苏的脸颊,以希望可以带给他些许安慰。

扶苏感觉到脸颊的柔软,黯然的神色一愣,然后微微侧过头来,嘴角稍稍扬起:“你在安慰我吗?”轻轻的抱了郎钰一下,随后把她重新放在桌子上。

迎着郎钰疑惑的目光,扶苏理了理自己的袖袍,然后双手交叠在身前,腰身微弯,冲郎钰行了一个礼,俏皮开口:“那某就多谢阁下安慰。”

平心而论,郎钰本身并没有想到扶苏会把她当做一个人来看待,毕竟之前的嬴政等人现在也只是把她当做吉祥物一样,敬畏有佳,但也只是这样,只因为她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并没有得到一个人应有的待遇,其实本身郎钰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但是扶苏这么一点出来,便显得尤为特别。

让人不自觉的心软。

刚想要再做什么时,又听见扶苏轻笑,抬头却看见扶苏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别太担心我,我知道父亲是为我好,给我点时间会想明白的。”然后拍拍郎钰知道后面还有王贲跟着就走了。

躲在后面看了好一会儿的王贲,等到扶苏走了之后才凑上来,明明人都不在这了还小声说:“你们俩刚才说了什么?跟我说说,我保证不往外说。”边说边三指指天做发誓状。

郎钰:……

郎钰“嗷嗷”了两声也是没话说了,挺厉害一个大将军怎么就这副德行?算了你开心就好。

直到郎钰进到大殿凑到嬴政身边,王贲才停止了对她的询问。

郎钰:忒能说了。

嬴政感觉到脚边蹭过什么毛绒绒的东西,低头一看,是那小神兽。

一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毛,一边听王贲的禀报,虽然王贲有些时候看起来不太靠谱,但他办事还是很可靠的。

听完郎钰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嬴政若有所思,挑眉道:“没想到你还有这能耐。”心里想的却是,能察觉到扶苏的情绪,如此通人性的神兽獬豸不知道所图什么,但她既然出现嬴政面前,他便有信心利用她的价值,至于会有什么后果?嬴政从不担心,他既然敢用,那边一定会压制住她。

清楚知道嬴政一切想法的系统:……祝你好运,我的宿主。

此时什么也不知道的郎钰:男神贴贴。

王贲:陛下威武如常,竟然没有为神兽动摇,要是换成我早就宣扬的天下人都知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