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竹马小白龙为何死缠烂打[西游] > 第2章 混世大魔王

第2章 混世大魔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确实是个胆小鬼。

在听到敖烈的声音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我不愿再与他有任何接触,敖烈给我带来的喜悲都过于强烈,让我变得不再像我自己,更像是为执念而疯狂的疯子。

我们保持着素不相识的样子,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可他怎么会来找我?

来不及细细思考,我只觉脑中有一道闪电从头劈下,劈得我心脏震颤,瞳孔微缩。

我向后退了两步,果断提起长裙,迈开步伐,转身以最快速度狂奔,企图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是鬼,移动速度很快,一般人都是跟不上我的。

可惜我的速度再快,也敌不过一条龙。

我没迈出几步,就被敖烈追上,他宛如一尊石像矗立在我面前,眼底的落寞难以掩饰,天蓝色的眼睛中好似有无数情绪在起伏。

他干巴巴地问我:“灵若,你为什么要逃?”

这是什么问题?

我不逃跑,难道在这里和他叙旧,大聊特聊过去的事情吗?

我们难道是什么多年不见的密友吗?

他是来嘲笑我的吗?

我简直都要被敖烈给气笑了。

似乎察觉到我的情绪波动起伏巨大,小黑犬冲到我面前,先亲昵又乖顺地拱了拱我的小腿,尔后不停地对着敖烈狂吠,想要将这个不速之客驱逐出去。

敖烈微微蹙眉,脸色奇怪:“灵若,你怎么养了条狗?”

敖烈一直都不喜欢狗,以前我也如此,因为那时我们都是海洋生物,会出于本能地对所有陆地生物抱有敌意。

可那跟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

我已经不再是蚌精了。

身为一只合格的孤魂野鬼,我既不是海洋生物,也不是陆地生物,自然没有讨厌的物种。

卸下物种之间的歧视,我才发现小狗这种生物有多么可爱。

它们对主人全心全意,喜欢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主人看,见到主人就会疯狂摇动尾巴,毫不吝啬地表达着对主人的爱,眼里只会装着主人。

这种确定性的、绝对不会背叛的爱,是其他任何物种都不具有的。

以前我也拥有这样的“爱”。

在敖烈读书时,我被西海龙王所选中,命令我作为书童待在他身边,侍奉他,帮他磨墨,陪他读书。

儿时的我是个捣蛋鬼,总是把家里搅得天翻地覆,负责照顾我的叔叔阿姨们经常因我头疼,向我的父亲和母亲哀叫连连。

听闻我被选中,我的父母险些跪下,眼皮直跳,颤抖着声音试图拒绝西海龙王。

他们委婉地表达:“我…我家的孩子太不成器,年岁又尚幼,实在不能承担太子书童这项重任,大…大人,您能否另择他选呢?”

但西海龙王却摸了一把自己的白胡子,沉声道:“不可。”

“书童是由算命师所选中,你的女儿和敖烈很有缘分,放在他身边对彼此都很有利,你们就不要再说其他的了。”

西海龙王使用自己的权势命令,不允许拒绝:“回去好好准备,明天把你们的女儿送过来。”

我想,要是提前得知后来会发生的事情,西海龙王一定不会再这么固执己见,相信那个胡说八道的算命师。

我和敖烈哪里是互相有利于彼此,我们是相克啊!

倘若我没有遇见他,之后的一切事情都可以避免,我也不会沦落为一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但那是后来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讲的是故事的最开端。

父母胆战心惊地把我送到敖烈身边,对我千叮万嘱,让我不要再胡闹,一定要好好听太子的话,绝对不要惹出什么差错来。

我的父母当真把我当成了混世大魔王,害怕我这个不听话的臭小鬼会惹怒敖烈,让我们全家上上下下都跟着掉头。

听说那个时候,因害怕被连累,服侍我们家的很多下人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辞职了。

不过,所有人的担心都是多虑。

当我被父母送到古屋门外,一个人站在窗旁等待里面的人呼唤我时,不老实的我偷偷戳破了窗户纸,透过小洞往里面偷看,蚌生第一次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一见钟情的感觉。

也是唯一一次。

屋内的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旁边,一页又一页地翻看着黄色的纸书,淡蓝色的灯光尽相洒在他的脸上,让他的五官轮廓变得更加明显。

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室内寂静无声,只有一页页翻书的声音,在环境的衬托下,男孩增添了几分独一无二的书生气息,使他显得有些温文尔雅,令人不自觉地想要靠近。

心脏突兀地漏了一拍,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此刻停止运转,全世界只剩下我和少年两个人。

我怔愣在原地,直直地盯着少年看,直到猝不及防地与少年对上视线。

他注意到我,眉毛烦躁地竖起,推开椅子站起身,径直向窗户这边走来,粗暴地拉开窗子,语气发冲,问:“你是哪里来的偷窥狂?”

少年冷冷地笑了一声:“居然敢偷窥我,你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大,既然敢做出这种事,那你也知道会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吧?”

少年时代的敖烈,脾气异常暴躁。

虽然长大后的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幸好侍女及时为我开脱作解释,敖烈才没让人将我拉下去重打几十大板,不然恐怕我皮都要被扒掉一层,直接变回原形。

但我还是受到了惩罚。

我被迫顶着沉重的水桶,靠墙面壁思过,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否则,敖烈就会命人将我桶里的水给加多,让我更加难以忍受。

而敖烈就坐在一个靠椅上,一边随意地翻看着纸书,一边时不时地从朱红色的嘴唇中吐出讽刺我的话语。

“一个小小的蚌精,竟敢如此逾矩,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我们之间身份地位的差距呢,不然怎么敢捅破窗户纸?”

“要做我的书童,连这最基础的规矩都不懂可不行啊,今天就由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规矩吧。”

敖烈冷哼一声:“不许动,动了有你好受的。”

他的性格与温和和善的外貌截然相反。

因为自小被西海龙王所溺爱,敖烈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格,和我相比,他才更像那个混世大魔王,还是即使任性妄为,也不会有任何人惩罚的那种。

我应该很讨厌这样的臭屁小孩。

可天杀的,我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颜控 ,就此对他一见钟情了。

我们的故事就此拉开序幕,小小的我预感到自己的未来并不会很好过。

当然,我也绝对不会就此坐以待毙,身为“小”混世大魔王,我也有一些特殊法子来对付这个可恶的“大”混世大魔王。

不过,现在似乎并不是回忆那些事情的好时机。

小黑犬的叫声一次比一次更加尖锐,刺耳的声音由于敖烈的靠近而变得愈发响亮焦虑,它在害怕。

这是来自生物本能的畏惧,与其说它是在忌惮眼前的这个人,不如说它是在为一条龙的存在而感到恐慌。

这是很正常的,龙是处于生物链顶端的生物,无论任何物种都会惧怕它们。

尽管如此害怕,小黑犬却一点也没有要逃跑的意图。

它用弱小的身躯挡在我面前,浑身上下都在哆嗦着,四条腿无助地发着抖,背影却十分倔强,坚决不肯让步,一遍又一遍发出脆弱的喊叫声。

敖烈向前走了一步,想要与我交谈:“灵若,我们需要聊聊。”

要聊什么?

我们可不是能坦然坐下来叙旧的关系。

我抱起小黑犬,用手轻拍了拍小黑犬的背部,试图给予小黑犬一点安全感,肃然问道:“你想跟我聊什么?”

还没等他开口,我又故意道:“聊聊我们之间的地位差距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勾起嘴角,扯出一个带着讥讽的微笑:“尊贵的玉龙三太子,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你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还要特意来提醒我。”

“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反正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了,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放心吧。”

不知为何,当我吐出最后一句话时,我看到敖烈的瞳孔实打实地颤了一下。

他没有立刻回复我,垂下的长长睫毛衬得他神情忧愁,为他增添了几分可怜感。

敖烈仍然站在雨中,豆大的雨珠将他的银色长发全然打湿,他缓慢地抬起头,眼珠泛红,泪花闪烁,配上极具欺骗性的外貌,让我的心脏不自觉地收缩一下。

他咬着下唇,露出苦笑:“灵若,我不想你魂飞魄散。”

这句话让我的怒火“噌”地一下就冒上来了。

不想让我魂飞魄散?

可我现在的一切不都是拜他所赐吗!他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

怒意翻涌上来,我抱紧小黑犬,用气音质问他:“敖烈,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话?”

“哦,不,我可没资格直呼你的名字,尊贵的玉龙三太子大人。”

我的语调极其阴阳怪气:“我要是把你惹怒了,你直接劈一个雷下来,我不就瞬间变成一团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吗?我可得小心谨慎一点,还得对你尊敬一点呢。”

敖烈的眼睛里一丝神采也没有,声音低沉:“灵若,你知道我不会做出这种事。”

“你不会?”

积攒的怒意从心头涌起,我拔高音量,厉声质问:“难道当初做出这种事情的不是你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