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成为雍正妹妹之后 > 第16章 换礼物

第16章 换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炎热的夏天来了,宫里的墙太高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树,想找个树荫都难,大家只能靠冰块降暑,但是在放冰块的屋子里也要再穿两层衣服,这是礼仪。这年头除了不懂事儿的小孩,谁光屁股光膀子出来?所以尽管有冰大家还是热的汗流浃背。

因为白天太热,走在宫里的青石板上热的受不了,康熙都是在傍晚来探望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发现太皇太后因为年老体胖不耐热,精神萎靡不振,每天只能靠多喝水降暑,这样做也没什么用。

而太后这里,太后的年纪不算太大,还能支撑,可这里的两个小孩子就难熬起来。尤其是海棠,真的受苦了。

海棠看到康熙之后一张小胖脸皱巴了起来,哭哭啼啼的扑到了康熙的怀里,立即拉着自己的衣服让康熙看肚肚。

大夏天她不仅穿着肚兜还要穿一层小衣服,导致肚子上出现了大片的湿疹,特别痒,周围的人不让她抓,因为会抓破皮肤,虽然给她擦了药膏,但是没什么效果,不仅是肚子上,现在连背上脚上都出现了大量的湿疹。

康熙抱着她在怀里,撩开她的衣服看她的肚脐附近,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红疹子,海棠瘪嘴:“疼......”

太后就说:“我是听不懂,他们说这孩子闹着说疼和痒,可怜的孩子,第一次说话居然是这些,可见是真的受罪啦。”

说着眼泪就掉下来。

康熙也心疼,跟太后说:“京城附近还有一些前明留下的园子,只是年久失修,片刻之间不能搬进去。朕没想到今年居然如此热,也没想到先安排人去收拾。

就在前几天才让他们重新修缮,到底是晚了,再等几天,修缮好了您和老祖宗带孩子们搬进去住着。”

太后说:“我还好,就怕老祖宗和孩子们受不住热。”

康熙也担心这个。

他搂着海棠,一边给海棠扇风一边说:“儿子来跟皇额娘说一声,如今定下了,朕打算九月凉爽了南下去巡行江南。”

太后立即说:“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您放心吧,伺候的人跟着呢,东西都带着,委屈不了。”

没两天海棠身上的疹子越来越多,太后一边难受的哭一边尽心照顾,结果她自己就开始不舒服,出现了中暑的症状,吃不下饭,提不起精神,时常恶心想吐。

康熙就让德妃去把海棠接到永和宫照顾,可德妃这时候刚刚查处来有孕,她这次怀上特别嗜睡,常常困的睁不开眼睛,听到康熙的安排,立即收拾自己的房间去把海棠接回来。

永和宫和承乾宫不一样,承乾宫是皇贵妃一个人占着,加上皇贵妃的个人资产也多,把空置的屋子都占住了,她自己住的很宽松,也没不相干的人出现,而且承乾宫还有一棵大梨树笼罩着,她的夏天过的很舒服。

永和宫中,德妃带着六阿哥占着主殿,其他的耳房厢房侧殿都有人,这些人的宫女太监整日进进出出,整个永和宫又被太阳照射着,就更是酷暑难耐。

冰不够分,洗澡水也很紧张,因为冰和水都抢手,又因为天热,很多人心里发燥,德妃时不时的听到有人指桑骂槐,被骂的也不是弱茬子,当时就骂回去。

德妃作为一宫主位光给是她们断案子都够烦的了,这下一双儿女都要住在身边,她肚子里还有一个,更是觉得休息不好。

而且住的地方也很紧张,特别是海棠,她的人就比六阿哥少两个,算起来也是三十多人,分两班来伺候。海棠的人,六阿哥的人,德妃的人,光是贴身伺候的人往门前站,走廊下的台阶都不够他们站的。

又因为海棠没地方住,要跟着德妃一起住,她晚上要补充一碗奶或者是半碗粥,因为身上起了疹子,她太痒自己忍不住找地方蹭,这么多人一眼没看住,她背上的皮肤蹭烂了,康熙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德妃管着点海棠。

因此海棠要一天抹几次药洗几次澡,德妃又为不能闻药味,闻到就要吐。

海棠觉得自己简直是来折磨额娘的。

对于德妃来说,住不开真不是事儿,人多味道难闻也能克服,只要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子下比什么都好。

康熙还惦记着海棠,在海棠搬来的当天晚上就来了永和宫一趟。

他不是不知道宫里夏天耗的冰多,这些冰对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太子加大供应。

他不止一次的吩咐不可缺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皇子皇女和宫中孕妇的冰,位高如皇贵妃,也能得到他的过问。至于其他人,如钮钴禄贵妃和荣妃惠妃这些人,只能说暂时不缺冰用。

下面的嫔和贵人他压根没管,有就用,没有就忍着,有孩子的还跟跟着蹭孩子的冰用。其他的答应和常在们,夏季谁不是一身痱子,康熙更不可能管她们的死活。

康熙来了永和宫之后先看了看海棠的背,海棠穿着小肚兜小裤子趴在榻上,肉乎乎的一小只,光是看一眼都觉得这孩子肉乎可爱,令人忍不住微笑。

六阿哥对着她的背不停的吹气,一边吹一边说:“吹吹不痛,痛痛飞飞......”

海棠很无语:哥,我这是痒!你越是吹越是痒!

康熙看了看海棠,跟德妃说:“医女说这是内火太旺,她体内湿热,加上这孩子也胖......”

海棠立即哼唧,康熙赶快说:“不胖不胖,没人说你胖。”

说完在海棠的头上拍了一下:“这丫头现在知道美丑了。”

他说着坐在了榻上,看六阿哥对着妹妹的背不断呼气,就跟德妃说:“胤祚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了,等秋季了送去读书吧,你派人去阿哥所收拾出院子,这两天把他挪进去吧,他的屋子给棠儿住。等海棠回寿康宫了,屋子给你肚子里的这个小的住。”

德妃心里不舍得六阿哥,但是六阿哥很高兴,大声的谢了康熙,还闹着让给他收拾四阿哥隔壁的院子,他以后要和四阿哥做邻居。

德妃没法子,也知道胤祚越来越大,早晚是要搬出去的,没想到这么快,只能强颜欢笑的答应了。

康熙歪倒在榻上,撸着海棠的小卷毛:“这没满一岁呢,就受这样罪,”转头跟宫女说:“待会跟梁九功说一声,让他记着,格格的冰从朕的份例里面出,万不可再让她热着了。”

德妃赶快扶着双喜的手站起来谢恩,康熙一笑而过,跟海棠说:“九月份汗阿玛去江南,那时候不在宫里,九月二十二你的生辰,今儿提前给你赏赐。”

六阿哥惊喜的问:“不知道汗阿玛赏给妹妹什么?”

他忍不住往外张望,居然比他得了东西还欢喜期待。

海棠也很好奇,努力的抬着脖子往外看,康熙身边的宫女用托盘端着金项圈进来,康熙坐起来,把金项圈拿到手里,上面挂着一只金锁。

“这是在外面寺庙里供奉过的,保你平安。”

海棠早就爬起来了,乖巧的坐在榻上等康熙给自己戴好了项圈,然后趴在康熙的脸上亲了一下,就开始给哥哥显摆。

康熙看她胖乎乎的,小手小脚都是肉,戴上项圈跟年画上的胖娃娃一样,就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的蝴蝶给汗阿玛当回礼吧。”

本来是逗逗她,海棠也知道,仗着自己年纪小,直接一转身,把背留给他,用行动表示不同意。

康熙哈哈大笑,轻轻的揪她的小卷毛:“你还想不想在明年得到赏赐?你要是这么小气,汗阿玛以后也小气的对你。”

海棠听了赶紧把自己手腕上的桃核解下来,她的小指头现在很灵活了,两三下解开,爬起来塞进了康熙的荷包里面,还使劲的拍了拍,对着康熙啊啊啊了几声。

意思就是:回礼了,别说我小气了哈。

康熙哈哈大笑,就说:“既然你回礼了,汗阿玛就收下了。”

他临走的是告诉德妃:“夏天正是吃鲜桃的时候,挑个品相好的桃核,让人再重新给她削一个。”

德妃答应一声,笑着说:“回头给她做个花篮样子的,重新编络子,想来孩子会喜欢。”

康熙笑着点点头,坐上御撵回去了。

刚出了永和宫门,梁九功就开始说着收到的最新消息,黄河徐州段出现了洪峰,老坝口那里几次差点守不住水坝。

梁九功缩着脖子小声的说:“河道总督靳辅奏:‘徐城水势不减,仍复增长不止,高于去年二尺五寸’。”

康熙听了眉头紧皱,这不是什么好消息。立即催着人赶紧回乾清宫。这样一忙,康熙就忘了海棠的桃核在自己的荷包里,给他收拾衣服的宫女也不敢扔,这个桃核就一直在荷包里放着。

康熙的荷包也就是个装饰,他也不会拿着翻看,一直到了九月他开始南巡,从黄河经过的时候,特意带人去徐州巡视黄河。

晚上驻跸在黄河边,康熙和一些当地官员在帐殿里饮宴,为了表现的轻松一些,康熙穿了一身石青色常服,浑身上下也就是荷包是明黄色的。

因为七八月份南方施琅带人攻下了澎湖列岛,郑氏坐困愁城,投降也只是时间问题。帐中大臣们有意奉承,纷纷向康熙祝贺,因此康熙高兴之下多喝了几杯,宴席散了之后被太监扶着躺下。

身上的衣服配饰被褪了之后他很快陷入睡眠中。

没一会他醒来,看到海棠蹲在床脚翻东西,康熙就掀开被子起来问她:“棠儿怎么在这里?”

海棠把一堆衣服翻的到处都是,手里提着两只靴子扔到他脚下:“我来给汗阿玛找鞋子啊,等会刺客来了,汗阿玛不穿鞋子逃命会扎脚的。”

康熙冷笑:“是吗?这里被团团围住,怎么会有刺客。”说到这他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说话这样顺溜的?”

海棠用手拉着嘴角和眼角,吐出舌头对着他做鬼脸:“哕~~”。

“无礼!这是什么怪样子!你是个小格格,怎么能学阿哥们淘气!”说着往前几步要抓海棠,突然外面火光大盛,有人大喊:“有刺客!”

睡眠中的康熙突然惊醒!

他坐起来候发现周围安静极了,身边躺着一个宫女,周围的蜡烛在静静的燃烧,屏风外面有轻微的呼吸声,是值夜的宫女。

刚才那是一个梦啊!

他松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往床脚看去,那里整整齐齐的叠着他明日要穿的衣服。

这下彻底确定了,刚才那是做梦了。

他擦汗的时候,身边的宫女醒了,赶紧坐起来搂着他的胳膊:“皇上是口渴了要喝茶吗?”

屏风外值夜的宫女们都动了起来,轻微的脚步声细细碎碎的响起来,接着就是轻微的注水声。

康熙心里烦躁,掀开被子下来光着脚踩在毯子上,毯子的纹路微微硌脚。

怎么梦到了孩子呢?不会是海棠生病了吧?作为一个前期不停死孩子的父亲,他这会很担心海棠也养不住夭折了。

床上的宫女下来接了茶水,上前捧着给康熙,康熙烦躁的挥挥手:“行了不喝,你退下吧。”

宫女还没退下,外面突然传来声音,值夜的太监顾问行在帐殿外小声的说:“请姐姐们叫醒皇上,今日有刺客。御前侍卫鄂伦岱带人守在这里,请皇上不必忧心。”

帐殿里宫女们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康熙听了没有紧张,鄂伦岱是他大表哥,他对佟家的人很信任。而且这里有随从侍卫,几个蟊贼他没放在心上。

康熙没说话转身坐下了,看了看床脚,回想到刚才做的梦,这会真的有了刺客,这事儿越想越奇异,他觉得海棠还真的有点子不凡在身上的。对着宫女说:“跟外面说一声,朕已经醒了。”

先处理眼下的事儿,今日的梦境回京城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

明见!

~~

感谢在2023-07-18 21:03:46~2023-07-19 21:33: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琦 93瓶;珺卿、轩尼诗 20瓶;竹中茶馆、dam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