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成为雍正妹妹之后 > 第15章 初夏日

第15章 初夏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练武场外面,傅鼐看到六阿哥蹲在门口,六阿哥小小的一只自认为偷偷的往里面瞧,他是没注意到他身后站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瞒得住大家的眼睛。

傅鼐就走向四阿哥,小声说:“四爷,六爷在门口呢。”

四阿哥往外看了一眼,跟武师傅说了一声赶紧往门口跑。

六阿哥兴奋的站起来,激动的原地踏小碎步,小声的喊:“四哥,四哥,我在这儿。”

四阿哥跑过去拉着他往远处走了几步,避开其他人的视线免得被大家围观。六阿哥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块肉脯,非要给哥哥吃:“我来给四哥送肉肉了,吃嘛吃嘛!”

态度极其殷勤谄媚,四阿哥瞬间明白了,这是没人带他玩儿了,他才这么主动的分享肉脯。

四阿哥对弟弟给的肉脯没犹豫张嘴就吃,从自己的脖子里拉出两个金葫芦,也是小小的,只有成人的手指肚那么大,问他:“你要哪个?给妹妹做了一只小蝴蝶,咱们兄弟一人一只葫芦。你挑哪个?”

“这个,外面这个!\"

四阿哥一边把绳子从脖子上取下来一边嚼着肉脯问他:“你怎么来了?不是和你五哥一起玩儿的吗?”

六阿哥嘟着嘴巴:“五哥不带我玩儿了,他去看他额娘了,他额娘哭的眼睛都肿了。”

四阿哥听了,看了看六阿哥的太监,这太监叫赵有福,因为和永和宫的大太监赵金银是一个姓,认了赵金银做义父,所以才弄到了伺候六阿哥的差事。

赵有福立即小声说:“四爷,听说是因为三官保父子指使人盗采人参,被人抓了现成,要论罪呢!翊坤宫娘娘最近吃不好睡不香,听说瘦了可多呢。”

本来他还想说这是遭老罪了,看到旁边高无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即打住,没敢再说,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管住自己嘴,别在不知道的时候得罪了人。

“抓了现成?”四阿哥转念一想,从佟额娘被册封为皇贵妃到今日,这时间不快不慢半个月,佟家的动作挺利索的啊!

四阿哥想问别的,但是一想赵有福不过是一个太监,不会知道的太详细,如今能知道这些八成还是伺候六弟的时候听五弟身边人说的,也就把这事儿放在了心里,想着回头找人问问。就牵着弟弟的手:“我看你也是闲的,是不是没人带你玩儿,跟我进去吧,你不许闹人!”

六阿哥就是没人和他玩儿他才跑来找哥哥的,听了这话赶快乖巧的点头,乖乖被牵着手进去了。

翊坤宫宜妃终于躺下睡了,郭贵人吩咐宫女照看着,又嘱咐了五阿哥的乳母和太监几句,派了翊坤宫的大太监把五阿哥送走,再去瞧瞧九阿哥,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回去之后直接倒在了榻上,这几日提心吊胆压根没睡好,浑身酸疼脑子跟针扎的一样,在这种极限疲惫下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六格格过来,看到她疲惫的样子忍不住说:“额娘,您睡会吧。”

郭贵人摇摇头:“等会你姨妈要醒,我要去陪着,等天黑了再睡吧,我还好,她如今有孕,这几日心情忽上忽下,唉!”

说完叹口气,满面愁容。

六格格没了前几日的气盛,也跟着叹口气。

郭贵人看她这样,就知道是吃了教训了,心里忍不住放松了一些。

她伸手拉着女儿的手:“知道厉害了吧,知道什么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了吧?咱们都知道这是佟家出手,可这事儿里面哪有佟家的影子?人家一直站在干岸没下水,自始自终都是盛京的官员办案,朝廷的御史参奏,你要是去找佟家说理,人家一推二六五,跟你说‘格格冤枉人了,这事儿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的。’你能怎么说?你能怎么办?这朝中的权臣有几个好打交道的!”

六格格叹口气,接着没好气的说:“我现在知道佟家难惹了,可我也不怕他们,不跟你们似的,畏惧佟家如虎,我有理走遍天下都不会弯腰。

说来也怪郭络罗家的人!朝廷明令禁止不许盗采人参,从顺治年间到现在,几次颁布律法一次比一次严厉,明知道是杀头的罪过,他们还敢!仗的还是姨妈受宠而肆无忌惮,我听说御史还参奏他们仗着椒房之宠在盛京横行霸道,有人参这回事儿,我觉得这话也是真的!

他们但凡自己身上干净,我都敢拼着不要脸被老祖宗罚,跑到前面问问佟国纲是何居心,现在人证物证都在,我自己都没脸问。这下好了,在汗阿玛的和稀泥下,您和姨妈的堂兄弟做了替死鬼,我看他们还敢不敢再偷人参。”

郭贵人再次叹口气,语气很悲哀的说:“死了两个人,佟家的这口气也该消下去了。”

六格格冷笑一声:“没错,会消下去,我从心里看不上佟家也看不上郭络罗家。佟家公器私用,他们早知道这事儿,却一直不说,单等到用的时候拿出来说,可见也不是那忠心的人家。

郭络罗家一滩烂泥,回头他们家的女人进宫了,别叫我出来,我不想看见。”

郭贵人知道这女儿脾气犟,拉着她的手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你舅舅他们开销大,自从我和你姨妈入宫,每年往宫里的孝敬都有很多,不捞点偏门怎么行啊!再说了,是那些偷盗人参的人上门求庇护,他们不是首恶,是被牵连了,那些当官的听了佟家的意思,非要咬着你舅舅他们......”

“您可真会替他们摘啊,这会他们成好人了?人家偷采的人参他们没跟着分钱?既然拿钱了,今儿被人抓着了小辫子就不亏!

能賺钱的事儿多了,他们怎么敢冒着革职杀头的风险干这事儿?!话说回来了,有这胆量还是因为你和我姨妈在宫里给他们兜着。

别说他们弄来的黑钱孝敬你们了,你们是吃他们的花他们的?每年过年过节孝敬的那三瓜两枣比比他们收到的黑钱,你们自己算算差多少?当初姨妈进宫,汗阿玛厚赏了三官保,升职抬旗,这好处哪样他们没沾?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初他们但凡有点门路也不会千里迢迢送姨妈进宫参选,如今成了上三旗的老爷了,还不知足。就那样的门第,也开始收门下奴才了!

也是您和姨妈想不开,以为他们为你们吃了多少苦,岂不知人家现在日子过的好呢,是你们想不到的好。”

郭贵人脸上挂不住,被女儿说的恼羞成怒,只能说:“那也是我阿玛,别提名字。”

“我就要叫他三官保,你们想贴补他们尽管去,别拉着我,咱们丑话说到前面,回头再犯事儿了要是求我出面,我是一该不会管的。”

“不会了,这次肯定长教训了。这次说到底他们也是受了我和你姨妈的牵连......”

六格格不想再听了,觉得额娘一说到娘家人就开始犯糊涂,直接站起来:“额娘您睡会吧,我去看看五弟到了没有,看着点他别路上再乱跑了。”

六格格小小年纪板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惹的样子出了翊坤宫。

一路上她走的又急又快,很快就追上了边玩边走的五阿哥,她只比五阿哥大了半岁,比四阿哥小了半岁。却比四阿哥和五阿哥长的个子高,如今拉着五阿哥的手生生表出现了一种操心姐姐拉扯不省心弟弟的模样。

这一路上六格格不断告诫五阿哥:“记住了,你长大了三官保来找你,你不要搭理他,让他们一起滚,滚的越远越好。”

“可.......”五阿哥挠了挠头:“那是额娘的阿玛啊!”

六格格气的一指头戳到他脑门上:“你听我的还是听你额娘的?”

五阿哥呆呆的说:“自然是听额娘的。”

六格格气的对着他打了几拳,五阿哥憨憨的笑了,说道:“姐姐,不疼,你再打几下。”

六格格反而更生气了:“我打的那么使劲你怎么会不疼?!”

五阿哥就说:“让你打几拳,你出气了就好了,你不生气了才要紧呢,我这会疼,等会就不疼了。”

这傻弟弟!

六格格只觉得这傻弟弟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主动拉着他的手往前走:“以后姐姐不打你了,你要保证以后不搭理三官保!”

“可是......”五阿哥很为难。

“保证!”

“嗯~~~”五阿哥扭扭捏捏不说话,身子拧着开始撒娇。

六格格睁大眼:“你这是跟谁学的?”

随后她就知道了,六格格面无表情的坐在榻上,看着五阿哥和九格格撒娇哄太后喂他们吃东西。

九格格年纪小,趴在太后的怀里拧着身体拉着太后的衣襟,嘴里哼唧的调调简直是九曲十八弯,太后就吃这一套,此刻抱着九格格心肝宝贝的喊起来了,那真是一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架势。

随后六格格抽着嘴角看太后对着五阿哥和九格格投喂,这胖妹妹一口一口接着一口......每一口九格格都“嗷呜”一下,吃的香甜。

六格格再看看九妹妹的腰身......哪里还有腰身啊!

九妹妹胖是有原因的啊!祖母再这么喂下去,她会不会圆的跟球一样?

六格格目瞪口呆的时候康熙来了,康熙大步进来,五阿哥和六格格赶紧下来请安,等康熙给太后请安之后盘腿在榻上坐下来,海棠已经连滚打爬的滚进康熙的怀里去了。

康熙抱着海棠,扶着她的腰踩在身前的榻上,海棠当时就给他表演什么叫做婴儿版迪斯科,扭着胖乎乎的身子蹦跶的很有节奏。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海棠的衣服薄,她每蹦跶一下能看到身上的肉肉在晃动,更能看出来这是个胖嘟嘟的孩子。康熙扶着她就觉得费劲,毕竟要扶着二十多斤的胖宝宝避免她东倒西歪还是需要点力气的。

康熙一边扶着一边说:“这是想走路呢,她的腿脚看着挺有劲的。”

太后笑着说:“小花骨朵聪明,胆子也大,下面的的人牵着她的手她敢走,胤祺就不行了,一岁多了还不会走路呢。”

康熙把海棠抱进怀里,海棠搂着他的脖子啊啊啊啊的嚷嚷,康熙看了看五阿哥,就说:“胤祺也该去上书房读书了。”

太后一听立即皱眉:“急什么,孩子这么小,身体又这么弱,你让他大早上去晚上才回来他怎么受得了,让他晚两年再去吧。”

康熙听了这话十分无语,毕竟这是嫡母,而且太后万事不管,宫中的、朝廷上的、蒙古草原上的,只要不是求到她跟前万事不问,每日在寿康宫自己乐呵乐呵就行了,从不给康熙添一点麻烦,母子相处的很不错。

康熙只能说:“他的兄弟们都去了,他不去不好。”

太后说:“没说不让他去,让他晚两年再去。 ”

康熙看看五阿哥懵懵懂懂的样子,也只能说:“听皇额娘的。”

旁边的六格格听了心说不好,但是也不敢多说。

这时候海棠一手搂着康熙一手拉自己的蝴蝶给他看,康熙就低头问:“这是要进献给汗阿玛的吗?”

太后大笑起来:“这是让你看看过过眼瘾就够了,这是她的宝贝呢。”

康熙哑然失笑,用手拨弄着海棠的金蝴蝶:“这个小玩意当宝贝,是咱们九格格没见识。”说着对外喊了一声:“梁九功进来。”

梁九功从外面进来给太后和诸位皇子皇女请安。

康熙吩咐他:“去朕的内帑选些精致的摆件挂饰给九格格送来。”

梁九功答应了一声并没有立即退下,而是说:“皇上,隔壁慈宁宫的人说太皇太后午睡醒来了。”

康熙一听就跟太后说:“皇额娘,儿子先去跟老祖宗说几句话,等会再来。”

太后就对着海棠伸手,海棠仗着自己年纪小立即双手抱着康熙的脖子,死活不下来。

康熙就说:“儿子抱她过去,等会再送回来。”

他说着等宫女给他穿了鞋,在太后跟前抱着海棠恭敬的退了几步转身出去了。

从寿康宫出来,海棠看到头顶飘着蓝天白云,风里带着一丝的燥热,知道这是夏天来了。这样的天气看到蓝天白云心情好,伸手对着天空的云抓一抓,啊啊啊的喊几声,好心情立即感染了康熙。

康熙抱着她一起抬头看天上,风轻云淡,万里蔚蓝,观之令人心旷神怡,这几日的烦闷被这蓝天白云一扫而空,呼出气候,他在海棠的胖脸上亲了一下:“走,汗阿玛带你给老祖宗请安去。”

从慈宁宫大门进去,太皇太后就在游廊中坐着,这里风好,吹的人十分惬意。

海棠对着太皇太后啊啊啊几句,老太太笑眯眯的说:“你这胖丫头来了?”

海棠:“啊啊啊!”来啦!

一番见礼后康熙抱着海棠坐下来,和太皇太后面对面。

周围的人退的远远的,只有苏麻喇姑在这里伺候茶水。

康熙说:“孙儿打算南巡一次,如今施琅步步紧逼,这个月就能把朱明势力给连根拔除了,这一去也是为了安抚江南人心,当日入关,在扬州大辟十日,嘉定,江阴等地也曾屠城,民心积怨,不可不留意。”

太皇太后点点头,“你拿主意就好,只是京城的事儿你也要放在心上,我老了,本想安静的养着,万事不管,可最近宫里流言蜚语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看上去是佟家和郭络罗家的事儿,可朝廷里面的一些弊病你也要看见。

再有就是,有人说佟家势力大,号称佟半朝,是不是?”

场面安静了下来,海棠只能接着玩自己的金蝴蝶,在他们祖孙说话的时候,她就用手指戳着金蝴蝶,时不时的用自己的袖子抹一下口水,再把蝴蝶拿起来啊啊几声晃动,接着低头戳......聪慧近妖可不是个好人设啊!

康熙过了一会才点头:“嗯,孙儿也听说了。”

太皇太后看他停顿了一下就知道他的意思。

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要保佟家的。

太皇太后也不再说佟家的事儿了,人老了就要少说话,说的多了管的宽了,亲人也成了仇人了。这是她得到的最惨痛的教训,所以她现在全当自己是聋哑的。

太皇太后不说话,康熙赶紧解释几句:“孙儿知道轻重,这里面的尺度孙儿把握的住,既不能伤了亲戚的情面,寒了他们对孙儿的一片心,也要时时敲打,免得将来尾大不掉,太子不好处置。”

亲戚情面,说的是佟国纲兄弟是康熙的亲舅舅,当初四大辅臣横行的时候,佟家是一门心思替康熙考虑。佟家对康熙那是真的忠诚至极,在康熙的年幼的时候佟家有多大力气使出多大力气来维持康熙的颜面,执行他的命令,是真的怕他的大权旁落,今日佟家的骄横就是康熙对昔日外祖父和舅舅的酬功。

太皇太后点头:“你心里有打算就好,外面的事儿就算了吧,别闹腾了,宫里宫外都是议论声,议论的多了不好。”

“已经处置完了,是郭络罗家的亲戚挖的人参,验明正身秋后问斩。三官保父子革职,余者皆有刑罚,交给盛京那边执行就行了。”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

这事就在他们祖孙的两句话里翻篇了。

康熙看没什么大事可聊了,就把海棠举起来:“您看看这丫头,肥的一身肉,这夏天热起来了可怎么过啊?”

太皇太后的眼睛因为老花眯了起来,满脸慈爱,和刚才的端庄冷酷有着极大的区别,她立即伸手在海棠的脸上轻轻的捏了捏,用蒙古语说:“也不知道这样有福气的孩子会落在谁家的帐篷里。”

康熙一听,心里一动,问道:“您看谁家的勇士能带走咱们家的孩子?”

太皇太后还真的认真的想了,“我更希望她能到科尔沁去,如果到时候有更强大的部落,自然是最强大的部落才能迎娶恩赫阿木古朗汗的女儿。”

蒙古人称呼康熙是恩赫阿木古朗汗。

康熙心里有了想法没有直接说,伸手摸了摸海棠头上微微弯曲的头发,她也是个卷毛呢。

可惜海棠这个可爱的小卷毛娃娃听不懂蒙古语,也不知道她还在喝奶的时候,这两个人在给她找对象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也是比较肥的一章呢,您们说是不是?

~~~

感谢在2023-07-17 15:07:54~2023-07-18 21:0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六道黄叶 70瓶;倩倩喵喵95 4瓶;dami、七略公子ov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