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读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千读文学 > 成为雍正妹妹之后 > 第2章 见兄长

第2章 见兄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重不严重宫女也不知道,只看到四阿哥是一脸血。

宫女也没地方打听,因为在额娘和宫女的交谈里,海棠得知四哥哥如今住在隔壁佟贵妃的承乾宫,和额娘的永和宫就隔着一道墙。

又因为身份地位和出身宠爱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就显得这道墙太高了。

每个娘娘都在自己的宫里有绝对的掌控力,佟贵妃别看和德妃做邻居,还养着德妃的长子四阿哥,通过主仆的交谈海棠听出来了,这宫里只有佟贵妃对德妃的防备最多,因此德妃的手是伸不进去佟贵妃宫里的。

宫女安慰主子:“......看着不严重,听太监说走路虎虎生风,娘娘您别担心,要是有不妥当的,隔壁肯定叫太医!”

德妃这时候抱着海棠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烦躁的跟宫女说:“你懂什么!”

德妃有些话不敢多说,就怕说了传出去到别人耳朵中,人家说自己生出怨恨。怨恨是这宫里最不能有的,就是有也要藏着。

德妃开始是佟贵妃的宫女,别看现在是妃子了,她看到佟贵妃还是直不起腰来。

当初佟贵妃养着胤禛倒也太平,德妃心想,以佟贵妃的家世和宫中的地位,儿子跟着她是吃不了亏的,宫中向来是子以母贵,跟着佟贵妃比跟着包衣出身的额娘强。德妃内心对佟贵妃养育胤禛十分感激。谁知道前两年佟贵妃怀上了,对胤禛的态度大变,以前还处处关心,怀孕了之后就弃之不顾了。

可后来佟贵妃生了个女儿,结果对胤禛开始忽冷忽热。胤禛这孩子偷偷的哭过,德妃倒是想安慰儿子,偏偏胤禛身边都是佟贵妃的人,教唆着孩子不跟生母亲近,说什么奴才秧子背主爬床的货色,小孩子还觉得生母是个恶人,拿这话当面说,德妃听见气的病了一场,她差点忍不住跑去问问佟贵妃:在儿子跟前这么说他的生母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些人十足的可恶,她内心因此恨上了佟贵妃。

后来佟贵妃的女儿病死了,佟贵妃受了打击,对胤禛的态度又变了,一会搂着他嘘寒问暖,一会对他冷眉竖眼,性格反复无常,德妃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她还不能直接去关心,要不然病着的佟贵妃只要请一回太医,言语里露出点德妃关心胤禛的话,先不说宫里太皇太后和太后怎么想,外面佟家就敢指着乌雅家的鼻子骂。

佟家是什么身份?是出了太后的外戚。乌雅家什么身份?不过是包衣奴才。哪里敢跟佟家顶嘴,就是吃亏了也要忍着。因此她必须要和儿子拉开距离,最好母子反目成仇,要不然佟家不乐意。

其中的心事德妃除了怀里还不懂事儿的女儿,她是一个字都不敢跟人说出口,哪怕海棠是小婴儿什么也不懂,她也不敢说的太放肆,也仅仅是憋的难受的时候私下里说几句罢了。

德妃此时觉得憋屈和无能为力,对宫女说:“罢了罢了,让我们母女自在的待着吧,本宫要好好的看看小格格,这真是一天比一天大,一天一个样子。”

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她的话里面满含愉悦和慈爱,语气都轻快了起来。

海棠忍不住睁大眼睛,刚才还很担心哥哥的额娘这时候已经跟没人事儿一样笑语嫣然的逗弄自己了,这脸变的可真快!

她也是做过成年人的,知道额娘不容易,刚才听额娘和宫女的话就知道这日子不好过。

这时候脑子似乎不太够用,分析不了太多的事儿,条件反射的对着额娘露出无齿的笑容来。

德妃就更高兴了,笑声从卧室里传出去,外面的人听见她高兴的笑声,还听见她带着几分得意大声的说:“看见了没?小格格笑了呢!”

紧接着就是宫女们的奉承声,这时候院里面玩耍的六阿哥胤祚听了,扔掉手里的绣球利索的往额娘的寝宫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我要看妹妹,小爷要看妹妹!”

住在偏殿的小常在和小答应们和她们的宫女一起彻耳倾听,德妃的笑声断断续续的传过来,不少人撕扯着手帕,心里却想着:这人也够绝情的,儿子一脸血都不去看看,这会抱着个丫头片子高兴成这样!没见过这样当娘的!

说来说去还是羡慕德妃儿女双全,这几年德妃的肚子鼓了好几次,生下了两双儿女,虽然上个女儿出生几个月就夭折了,可这个听说白胖能吃,看样子是不会夭折的。

深宫寂寞,都想养个儿女承欢膝下,但是有的人求而不得,有的人唾手可得,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很多永和宫的常在答应们暗地里对着德妃的寝宫啐了一口,吩咐宫女关门,不听德妃那得意的笑声了。

小婴儿嗜睡,很快就睡着了,半夜醒过来,呆呆的海棠睁着圆溜溜可爱的大眼珠子看着头顶的帐子,因为光线和视力她看的不真切,但是这会顾不得研究帐子上的花纹了。

她那本就圆溜溜的大眼睛因为震惊瞪的更圆了!

因为白天听到的太子大阿哥四阿哥这一连串的词儿,在睡了一觉后居然能串联起来了,这是在清宫!

她这会在心里学土拨鼠尖叫:

我那据说整天不在家热衷在外面浪的亲爹是康熙!啊!!

我娘是德妃!啊!!

我那永远听不懂她说了啥的祖母是出身蒙古的太后!她说的是蒙语所以才听不懂!啊!!

我那今儿不知道为什么弄的一脸血的四哥是将来在上香和上吊之间选择上班的四大爷抄家皇帝雍正!

啊!!!~~~咳咳咳~~

她震惊之下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随后咳嗽声弄醒了德妃,紧张的德妃在半夜叫了诊治小儿病的医女进来,医女还没把海棠身上的病症摆弄明白,消息就传出去了,为大阿哥和太子打架气的没临幸妃子的康熙听说海棠病了,德妃叫了医女,就亲自跑来看女儿。这么可爱乖巧的女儿可千万别夭折了啊,康熙紧张极了!

在海棠前面已经他已经夭折了五个女儿了,这还是叙齿排序的,加上以前没排序的几个,想想心肝肺都是疼的。

最近的是七格格和八格格,七格格是海棠一母同胞的姐姐,活了两个多月。八格格是佟贵妃的女儿,从出生到夭折满打满算还不到两个月。

所以康熙很紧张,德妃哭哭啼啼,两个人都愁云惨淡,一副海棠命不久矣的样子。

医女跪在脚踏上,她的手摁在海棠的脉搏上,海棠被康熙抱在怀里,忍不住打了哈欠。

她因为不会说话没法表达自己只是被口水呛着了。她额娘刚才已经哭过一轮了,她汗阿玛这时候抱着她跟抱了个易碎品一样,那模样紧张极了。

海棠:累了,毁灭吧!

幸福是真的很幸福,无语也是真的很无语!

医女更无语,这娃儿看着好着呢,没病没灾能吃能睡,这不到一岁呢,看那肥嘟嘟的大脸盘子,满京城都找不出比这孩子养的更好更健康的娃了。

只是大晚上宫里折腾的人仰马翻,要是说她没事儿,猜猜皇上信不信?

医女斟酌了一下语言:“这是受了惊吓!小儿极易受惊!”

想要睡觉的海棠努力的睁开眼睛,她不要睡,她想听听,她也真的受惊了。谁发现自己没喝孟婆汤投胎到皇家且家族史被人扒烂,他四哥在无数的小说影视剧里面和无数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还要面对无数狗血生活之后心跳不会加快?不会受惊?

医女只说了一个开头,康熙就开始脑补:“哦,是换了寝宫才受惊的吧!”

要不然一个小孩子能受什么惊吓?

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小孩子眼睛干净,说不定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种不干净的东西也不一定是什么鬼鬼神神,也可能是晦气煞气什么的,此乃是天地间少不了的,小孩子能看的见才会受惊。

他脑海中念头一起,就对德妃说:“孩子小眼睛干净,这种孩子小时候养的艰难,今天既然惊着了,为了不使她后半夜哭闹,你们母女跟朕回乾清宫去吧,朕身上的龙气必能庇佑孩子。”

德妃感动极了,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拉着康熙的袖子:“臣妾谢主隆恩。”

帝王的仪仗执灯远去,灯光映红了周围的宫巷。永和宫其他的嫔妃咬牙:果然是奴才秧子,拿自己闺女邀宠的手段也用的出来!

然后在心里埋怨皇上怎么就看不清那贱人的真面目,气死了!

海棠被康熙抱着到了乾清宫,把她交给了乳母就拉着德妃交流育儿经验去了。海棠因为刚才一番折腾一觉睡到天亮,天亮之后一睁眼,就看到一圈小脑袋正围着她的摇篮。

从海棠的视角看上去,就好比一只小兔兔躲在洞里抬头看到一圈小灰狼等着吃兔兔,颇有一种惊悚感!

更惊悚的来了,一个圆头圆脑的胖孩子伸手就捏她的鼻子,手上的力气很大,还嚷嚷起来:“妹妹,我是你五哥!”

尽管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认识你!

经常在祖母跟前抢我奶喝的坏人!

海棠就要扭着脑袋躲开他的手,这位坑妹的五哥就跟旁边一个年纪大的男孩用蒙古语叽里呱啦的说:“保泰哥哥,我妹妹的脸好软,快来捏啊。”

看得出来,这个年纪大一点的保泰也很想捏海棠的脸,但是他扭扭捏捏的说:“别把她弄哭了,要不然等会儿汗阿玛生气。”

这话刚说完,另外一个小子已经两指夹住海棠的腮帮子使劲的拧了一下。

卧槽!

真疼!

平时不哭的海棠扯着嗓子啊了一声大哭起来,因为是真的疼,眼泪已经飙了出来,吓得旁边的五哥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个小卷毛哥哥一看妹妹哭了,一拳打在捏海棠胖脸的小子身上,嘴里大喊:“雅尔江阿,谁许你捏小爷妹妹的脸?”

五哥一听还有心思纠正,追着小卷毛用蒙古语说:“四哥,那是我妹妹。”

然后一群人跑过去拉架,闹的动静太大很快就惊动了康熙,随后一群人被提溜到了康熙的御书房。

海棠脸上挂着几颗泪珠,可怜兮兮的被康熙抱在怀里,下面的那一群坏小子们站了一排,个个耷拉着脑袋。

海棠听见康熙冷哼了一声:“怎么后来不打了?打出血才好呢?打出血了才显得你们有本事。”

小卷毛四阿哥的眉毛处还贴着一小块膏药,听到这话,立即梗着脖子喊起来:“汗阿玛,是雅尔江阿捏妹妹的脸,脸都捏红了,妹妹都哭了。”

旁边憨头憨脑的五哥憨憨的用蒙古语提醒:“四哥你说慢点,你说的太快了我听不懂。”

雅尔江阿理亏,小声的说:“奴才看五阿哥捏格格鼻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雅尔江阿的阿玛和硕简亲王雅布来了。来的路上也知道雅尔江阿捏哭小格格的事儿,就觉得这小子的手真贱,你捏谁不好,你招惹太后和皇上的心肝干嘛?

刚进大殿就听见自家小子说这话,心头火起,大喊了一声:“奴才,你还有理了?”

看他横眉怒对的样子,康熙摆了摆手:“罢了罢了,小孩子玩闹,你又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

再说了四阿哥骑在人家身上已经给了雅尔江阿几拳了。自家不算吃亏,再抓着不放就有点得理不饶人说不过去了。

雅布赶紧认了御前咆哮失仪的罪,康熙好言相劝几句,君臣之间相处的很是愉快。随后让太监哄着这几个小男孩出去玩耍,海棠也被康熙身边的大太监梁九功亲自抱出去,看样子康熙和雅布有事儿要说。

这几个人刚出了大殿,五阿哥胤祺踮着脚尖让梁九功把妹妹抱低一点儿,她要看看妹妹。

梁九功刚弯腰,几个小男孩一下子围了上来。

雅尔江阿看看海棠,很认真的赔礼道歉说:“对不住了,没想到你皮嫩,给你掐红了,等小爷回去找额娘给你挑好膏药送来,保准过几天就没事了。”

总管梁九功抱着海棠笑嘻嘻的跟雅尔江阿说:“您不必费心,等会儿红印子就没了。”

海棠的眼神在小卷毛哥哥脸上看着,幼年的雍正诶,他还是个小卷毛嘿!

粉嫩嫩的四哥很可爱,就是额头上有个一指宽的膏药贴破坏了哥哥可爱的样子。这膏药盖着的伤口八成是昨天那些太监宫女们说他一脸血的原因。

五阿哥发现妹妹今天一直看四哥,不满的嘟嘟嘴:“妹妹看我,我才是你哥哥!”

小卷毛四阿哥正和妹妹对视,听了就眉头一皱:“她是我妹妹!亲妹妹!”

五阿哥胆小,被四阿哥这么一吼,眼睛里包着两包泪,一副面对黑恶势力既怕又怂还不能退的小可怜模样:“你胡说,她是我妹妹!老祖宗说的!”

保泰赶紧挤进他们中间:“别争了,她是你们俩的亲妹妹,亲的,一个阿玛的亲妹子。”

求你们了,别嚷嚷了,可千万别再兄弟打架了,昨天太子和大阿哥那事儿吓得小爷肝都颤了,今天不想再来一次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

......

感谢在2023-07-04 22:23:47~2023-07-05 21:28: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容若 5瓶;shimmer、落英缤纷、墨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